伊人心海

【资料】二三十年代ZG在欧洲以及部分早年领导人资料汇编

千灯落墨:

盂兰变:

很多资料贴,都以自己内容的丰富标榜。我做汇编愿意反其道而行之,以少取胜。只推荐我作为非史学专业的普通人觉得值得花点时间读的东西。

  

-

  

《巴黎1936》只写发生在1936年最后两个月的巴黎故事,以下资料都不会出现在我的正文里,只是作为作者把握明楼和明诚这两个人物设定的一些历史锚点。在爬梳历史的过程中,很意外地发现,对于本国历史而言,我简直是一个没有常识的人。

  

早年的革命者究竟是怎样的人们,他们因何而走上这条意外艰难的道路?只是出于人类天然的正义、同情和爱么?在各类革命文学叙事话语之下,其实我们的认知一直是异常苍白的。也正因为这种苍白,在某些大义凛然打着共产主义和崇高信仰旗号的同人写作中,革命者本身是怎样的人反倒成为了最不重要的内容。重要的是爱情,爱情,爱情,呵。一切的历史,都只是谈恋爱的底色。

  

人都有需求,这一点并无可厚非。喜欢写言情,也是一种幸福。然而,因为一切从谈恋爱出发,而对革命者进行简单粗暴的信仰刻画,让明楼和明诚成为两个从来没有疑问的人,这是赤裸裸的亵渎,也是令人毛骨悚然的傲慢与愚昧。反智主义是一切人类悲剧的温床。我们已经付出过太多的血和代价了。

  

有的时候,甚至不愿意相信某些大热文的作者笔下的内容,就是她内心真实的认知。拥有海外留学背景、能够写出这样流畅的汉语的现代中国公民,思维居然是如此的机械化且单一化的?也许,把人从更好的一个角度想,这样写法可能都是为了功力的热度,为了本子的大麦。选择投机,选择刻意取悦读者的喜好,只是一切向利益看齐罢了。但如果是这样,请不必为廉价的写作,披上历史和信仰的画皮。如果只是想写爱情,想圆一下自己心中的梦,你可以选择架空,选择AU,选择跨剧,选择ABO,或者至少你可以选择淡化历史的底色,就像张勇女士那样选择轻飘飘的写作。

  

 

  

明知道自己有别的选择,却依然挂着历史的皮囊,用主义和理想做自己投机式言情写作的filtre,甚至以左右来标榜自己的写作高度?——我不知道lof上那些大谈主义和左右的人,到底有多少是真正的党员。也许,在我眼里,真正的革命者其实是一些非常谦卑的人。

  

 

  

而我们能够为他们献上的敬意,不是廉价的鸡血和感动,而是一种从内心投射出的平视的目光。

  

 

  

以下资料通过互联网都可以得到,如果大家有需求,我之后也可以考虑将它们打包上传。

  

中共旅欧支部相关

  


  

中共早年领导人相关论述

  

 

  

陈独秀篇

  

陈简直是中共历史上和虚构的明楼最接近的人物了。为了革命,除了把自己填进去,还把自己最亲密的人都填进去了。作为父亲、作为师长、作为有良好修养和学养的知识分子。他的两个儿子都为革命而牺牲了。

  

罗志田老师写过一篇让我很感动的文章:《永远是他自己的陈独秀 》

  

一个朋友也写过两篇比较通俗的介绍:《被历史误会的人:终身反对派陈独秀》、《陈独秀与百年名刊<新青年>》

  

另外,罗老师的《权势转移》终于又重印了,这本专著对于把握清末民国初年中国社会和思想界各种变动很有帮助。强烈推荐。

  

罗老师在芝大做的博士论文也很值得一读。

  

 

  

李大钊篇:

  

李大钊被捕后,为何以国民党人身份写供词?》

  

这篇短文从李大钊临刑的两份供词入手,其实写出了二十年代后期国共两党在组织建设上的很多制度性细节,可以和上文陈先生一文中,陈对共产国际这一决议的质疑来对读。

  

 

  

赵世炎篇:

  

 

  

张申府篇:

  

关于张先生的生平传略,可以看看这个帖子(具体细节尚未核实,但大体方向基本无误)。张先生是周恩来的入党介绍人,也是毛泽东任北大图书管理员时的上级。他的妻子刘清扬是邓颖超的旧识。以下文字选自《人民日报》刊出的张先生讣告:张申府“为新文化运动做出了贡献。1920年在北京随李大钊同志筹组共产主义小组,参与建党活动,是中国共产党第一批党员之一。1921年在法国巴黎建立共产主义小组,是中共旅法、旅德支部的负责人之一”,是“著名爱国民主人士、中国共产党的老朋友”。 

  

关于张先生的往事,两个点可以注意,一是他因反对共产国际的决议而脱党,二是“由于巴黎物价较高,生活日益艰难,张申府与刘清扬、周恩来一同乘车转往德国柏林。在德国期间,张申府与周恩来一起介绍赴欧的朱德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这一句的写法可能是曲笔。周在柏林期间,参与了苏共组织的特殊训练,张先生是否同样参与其事,暂且不知。但通过他向黄埔军校推荐周一事反推,至少张先生是知道周的这一件往事的。

  

另外,北大哲学系的张岱年老师是张先生的胞弟。

  

周恩来篇:

  

 

  

一个关键词:中东路事件

  

关于这段历史的研究已经够多了,我没有什么可以说的。写在这里,只是想请某些明楼和明诚苏联定情的设定,再凝视一眼我们的历史。沈志华老师主持的《苏联历史档案选编》02年就已经出版,如果希望了解早年苏共和中国的一些故事,不妨一看。沈老师的难得,在我看来,就是努力不胡说。光是这一点,作为历史学家而言,已经是很宝贵的品质了。和沈老师合作过的另一位杨老师也是很好的作者,愿意凝视历史的朋友不妨自行查阅其所著论述。

  

新文化运动相关历史人物:

  

胡适篇:

  

罗志田 《再造文明的尝试

  

蔡元培篇:

  

蔡校长曾有一段与陈先生共同学习炸弹制作技术的往事,他与《新青年》同人的过往,参阅上文提到的《陈独秀与百年名刊<新青年>》。

  

蔡校长二十年代末三十年代初往事,参阅图片PDF1.

  

 

  

后续的内容慢慢补充。也欢迎大家在留言里提供有见地、有帮助的参考书目和论文研究。

  

由WZZ带来的所谓的圈子大热终于在半年之后慢慢归于平静,这些很早之前就想写的话,现在终于也可以少一些顾忌地说出来了。

  

 


评论

热度(293)

  1. Noooooone 转载了此文字
  2. 伊人心海千灯落墨 转载了此文字
  3. 花花世界恶趣味 转载了此文字
    感谢兰太,真高兴看到真正的资料!圆我楼诚之愿!我得重复下那句特别喜欢的话“我们能够为他们献上的敬意,
  4. 寄茶恶趣味 转载了此文字
  5. winalee恶趣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