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人心海

一个瓜

Sine:

写了这么多不打标点 我决定狗带...


“我跟你说 他们的瓜都是注水瓜 我给你讲讲好瓜是什么样的 你去吃吃就知道了”这是一个自己卖瓜兼评价/安利其他瓜的卖瓜人A

A的客户 愉快地跟老板讨论了下高档瓜是什么样的 有的也去品尝了一下 不过平时也去买那些A所说的注水瓜 一样甜 多汁 物美价廉 吃瓜嘛 最重要系开森


“什么!我听说有人对我的瓜冷嘲热讽 谁允许你对我冷嘲热讽了!”一个曾经走情怀如今卖甜瓜的好瓜店专业户B怒了并在卖瓜小摊上打了这么一个条幅

B怒不怒不是重要 重点的是B的客户太多 卖瓜界的朋友也多 B是谁 套句话说 他要皱皱眉 整个吃瓜界都要抖三抖

很显然B并没有这样的觉悟 他只是个无辜的孩子 在他的摊子上 要挂什么人 他还是说了算的

“什么 有人嘲讽我吃的瓜是注水瓜 我就爱吃注水瓜怎么了 吃个瓜又不是吃雪蛤”
“那人一定是想借我们大瓜摊出名 炒作 卖自己的瓜”
“我不管 有人说我吃的瓜傻白甜 我不管什么傻白甜 可是我就是爱吃甜瓜啊!”
“喂不要这样 你们的瓜并不傻白甜啊 瓜圈也不都是傻白甜啊”(并没有人听到这句话)
“天啊瓜主撑住 他凭什么冷嘲热讽 他就是要把你赶走啊害我们吃不上瓜!”
“虽然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但是瓜主要开心 比哈特”
吃瓜群众叽里呱啦…哇啦哇啦…


很快 第一批劝架的死了 “我就想吃个瓜 高兴了吃贵的 不高兴吃便宜的 但是以后买瓜都要想起来吃瓜人打了一架 就觉得这瓜啊 都不那么甜了”

A心想免费好瓜的安利不吃 不吃就不吃 我去也

B的客户flash动作比较慢 这时候才弱弱地问“A啊 你卖瓜的样子 跟B好像啊 你是不是抄袭?”

A怒了!你说我冷嘲热讽我认了 给你B老板留点面子走人。抄袭?Are U kidding me?!老子卖的什么瓜 他卖的什么瓜!再纠缠我自杀。
A一回应就看起来凶巴巴的 跟B那种温柔可爱白云般的无辜的风格一对比 就不太讨喜了


“你的瓜好就不让我们吃小甜瓜啦 凭什么 我就要吃小甜瓜”
“瓜好就能不尊重人啦 讨厌”

“那么凶 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吃瓜群众叽里呱啦…哇啦哇啦…


B看着这一切 今天开心地烤甜瓜 明天晒一下隔壁摊的示爱 温柔友善 人见人爱 保持着卖瓜界大佬应有的淡定 

A很沮丧 她曾经很无奈地说“未来社会 连什么是瓜 都是资本决定的” 
但是现实告诉他 什么是瓜 现在是客户数量决定 
可是她的客户沿袭了她一贯的风格 有水平的只喜欢讨论下哪个瓜真的好吃 没那个水平讨论的就搬个小板凳听听A开讲 做做小笔记 回去优雅地买一个啃啃 掀瓜摊这种事情一般是不参与的 


A有点儿伤心 
这个瓜圈啊 和其他瓜圈也没什么不一样 曾经走情怀 后来变成了抱团捧 
这个瓜圈的吃瓜群众啊 也没什么不一样 毕竟大家都觉得温柔烤着小甜瓜的B老板 好像从来也没做错什么啊

A很悲愤 人一悲愤 就容易无差别扫射 她掀了自己摊 丢下一句 “原来是我很傻很天真 我跟你们讲道理 你们跟我玩套路 既然如此 这个瓜坑就留给B的水瓜团和喜欢吃水瓜的人吧”

B的摊主朋友C说 “哟 我围观了好久 一直没说话 就知道有的人会口不择言 真是进一步团结吃瓜群众的好机会 B啊我帮你放最后一把火 下次你的夸一夸隔壁瓜摊老王一定得写我”

C在瓜摊挂了个牌子:A老板骂吃瓜群众 骂大家吃的瓜烂 
“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走了最好”
“瓜太不要生气我们爱你”
“我也吃瓜为什么骂我”

“A摊子砸了 我看他客户在哭丧 哈哈哈哈哈”

吃瓜群众哇啦哇啦…叽里呱啦…


本来吃A瓜的人不干了
“A都收摊了 还想怎么样?”
“冷嘲热讽的走了 于是轮到你们正义的冷嘲热讽了”

B的摊主朋友D说“不要激动 天气热了 吃瓜要配上掀摊才更好吃 大家都需要发泄 掀小摊好过掀大摊 等这阵过了 我们还是该烤瓜烤瓜该烤甜瓜烤甜瓜啊 还能围着火炉吃西瓜呢”

“可是我还想吃A的瓜呢”
并没有人听得到他说什么 从头到尾他都只是个吃瓜群众而已

“有没有人能告诉我现在哪里买得到A摊的瓜啊”
围观了半拉的吃瓜群众
.
.
.
.
.
.

“你看那个人 好似一条狗”
“别理他 听说他以前还是卖瓜的呢”
“是嘛 卖的什么瓜?”
“谁知道 管那些干什么 B摊的瓜就够好吃了”
“也对”

end

————————————————————

楼诚圈两大flag 不是“在明家我还是说了算的”也不是“在这个家里我只是个仆人嘛” 是“配角死于劝架 主角死于wg” 我一个吃瓜群众 只想好好吃个瓜 哪想到卖瓜的人打了起来 打就打 还让我没得吃

A在谈论1936的时候无意中给自己立过flag:

“故事里面的三个主人公,没有任何人曾犯下过错,但每一个人却都受到了作为一个有坚持的人的‘惩罚’。”

“1936里最大的BE,就是这个隐藏的问题。它不是任何具象的东西,而是阿诚和明楼要在几乎是没的选择里做出选择。如果可以,我会尽全力让两位主人公活下去,一直活下去,让他们不断地面对、凝视、选择。”

现在看 是不是别有一番滋味?

————————————————————

5.20

退圈这种事呢 都是亲者痛仇者快 但也跟性格有关

你看那个写bg写原耽的脉脉 平生除了写文 就好带着亲友团掐小作者 掐一个退一个 后遭反噬 自食其果

但是人家退圈换号 化身渥丹卷土重来 这对粉丝的爱得多么深厚啊 我要是粉丝 简直是烂泥坑也要蹲到天荒地老

所以只要套路深 不怕圈不好混

那些混不好的 不是太倔太孤傲 就是不会抱团 关键时候连个能给你小蓝手的大触都没有

—————————————————————

评论

热度(31)

  1. 伊人心海Sine 转载了此文字
  2. 树懒Sine 转载了此文字
  3. 黑玫瑰狗and红玫瑰猫Sine 转载了此文字
    总结得还挺到位吧……原来中间还有一小段,当时我作为围观群众并未知晓。